摘要:解读傅为新的这组作品,我们除了能够看到现实的荒诞、浮躁、不安、虚假等的情境,还可以从中窥见当下社会构建在金钱、欲望和商业操纵等诸多谎言和陷阱之上的无力感。


   一直以来媒体作为社会传播途径之一,承载了真实反映新闻事件,全面反映各方面的声音,提供新闻报道的基本职业道德。但是近年来,随着媒体市场化程度加深,越来越多的媒体出现了低俗之风、有偿新闻、诚信危机等问题,导致受众对媒体的信任感发生了“危机”。摄影师傅为新拍摄的《中国电视》便是借助电视这个媒体,表达对当下社会现状的一种反观和思辨。
   “媒体”是指传播信息资讯的载体,现在已成为各种传播工具的总称。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大潮,媒体在各个领域都变的至关重要。而电视作为媒体的其中之一,更是随着经济的发展迅速普及,成为占据文化生活的重要道具。刚刚经历过巨变的中国人对于丰富的精神生活极度渴望,他们企图通过各种媒体来了解和掌握未知的世界,填补内心的各种“欲望”。
   傅为新拍摄的影像,便是抓取电视画面中的某一“独特”的瞬间,利用外围的环境和画面形成一种互动和对比。他所拍摄的画面有娱乐名人,新闻界的大鳄、草根明星、文化精英等等,这些在众人眼里有着无比“崇高、神圣、光鲜、靓丽”的代表性人物,在摄影师的眼里却产生了“畸形”的“笑点”。他刻意选取在人物闭眼时按下快门,这样有预谋的拍摄,让画面顿时产生了一种“冷幽默”和“超现实”感。不过摄影师的并没有丑化人物的意思,主要是针对该主题进行刻意的安排和取舍罢了!
   从这组照片里可以看的出来,傅为新在选择环境时,显然用心地做了一些“功课”,比如财经频道的在一个家境破败,光线黑暗的房子里播放;美容频道的主持人在农村一户家庭里播出;这些看似正常的画面,却让整个语境发生了扭转和歧义。很显然,摄影师是想借助环境和画面的对比,让观者产生反思。这种明显存在差距,甚至“格格不入”的状态,在当下中国,以及这个社会的真实现状,是值得引人思索的。
   媒体每天向公众播放各种各样的“新闻、资讯、文化”等内容,可是这些轰炸式的、填充式的知识体系,对于受众来说真的有用么?而且我们都知道,在媒体中能够公诸于众的显然都是经过“精心炮制”的画面,让我们面对看似真实,实则变异的“事实”,你真正获益的又有多少?所以摄影师选择的主人公都是闭眼的状态,显然是想表达对电视即媒体那种盲目、弱视和无视的一种态度,这既是直指,也是隐喻。
   傅为新拍摄的这些影像,其实是把一个普通的场景加以置换,让其语义产生了当代性。这些糅合了互动、趣味、犹疑、批判的图景,既是对当下的一种理性客观的态度,也是调谑和批判。你可以把这些影像当成摄影师的一种自我否定,也可以从这些图像当中管窥一二当下的情境和真实现状,这不得不说是摄影一种延伸的意义。当代艺术正是依靠自否法则保持艺术在现代社会对人的核心价值的作用,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到如今这个阶段,这种自我文化觉醒开始成为普遍问题。傅为新的《中国电视》显然承载了其中一部分的语境和原则。
   解读傅为新的这组作品,我们除了能够看到现实的荒诞、浮躁、不安、虚假等的情境,还可以从中窥见当下社会构建在金钱、欲望和商业操纵等诸多谎言和陷阱之上的无力感。这些虚空、浮夸的“精神食粮”透过图像本身的呈现,也让影像本身产生了一种更有力量的鞭挞。
   也许傅为新只想通过自己的影像向受众传播自己的一种观点,即:“透过电视节目,我们可以窥视整个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形态,同时,电视在向我们传递和灌输着各种精神、态度和价值观。究竟该如何看待越来越五花八门的电视节目?我们除了接受和认知,还需要有批判的角度去对待,这也是本组作品的出发点。”从他的自述里可以看的出来作者的观点。所以这组作品可以说既是隐喻,又是白描,极及巧妙却又深刻的暗示出摄影师对社会、当下的体察和思辨。
   虽然在影像的呈现、选取和形式上,这组作品还稍显单薄了一些,比如选取更具有代表性的家庭进行拍摄,或者是跨地域性的,代表各个民族的一些环境等等。还有就是电话画面人物的选择也需要更进一步的精心筛选,不过无论如何他所呈现的影像在和观众的互动中,已经得到了进一步的解构和重组,这显然是摄影之外颇有意思的地方之一。


























——以上作品选自傅为新的《中国电视》,文字:释藤 
   作品地址:http://news.qq.com/zt2013/2013Top20/
评论区
最新评论